【茨酒】一部网剧酿成的血案(一)

文笔渣 轻喷(*ノωノ)




一室狼藉,
满地都是被捏成不规则形状的酒罐,金黄的酒液从裂缝中滴落在地板上,濡湿了羊毛地毯。
这已经是酒吞的第二个不眠夜了,
他烦躁的抓着自己卷曲的红发,瞪着在黑暗中闪烁着粉红泡泡的电脑屏幕,眼下的黑眼圈简直要媲美葬○家族,淡色的眉毛越皱越紧,酒吞开始怀疑人生——为什么自己熬夜看了两天青行灯推荐的智障网剧!?

又一听啤酒下肚,在酒精的作用下,因缺觉而不清醒的头脑更加模糊,他狠狠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,摇摇晃晃地走到厨房,打开冰箱…
嗯,很好,没有啤酒了。
于是酒吞大爷决定出门买酒。
便利店离家不是很远,走一刻钟就到。酒吞胡乱的抓了几罐啤酒,付了钱,拎着袋子准备往回走的时候,听见店员小声的吐槽。
“挺帅一小伙子,画那么浓的妆,没女孩子追吧。”
“………”有的,而且那不是妆,是黑眼圈。
“诶,你说,会不会有男孩子追啊?”另一个店员搭话道。
“………啧。”

酒吞坐在路边用水泥砌成的台子上,百无聊赖地晃着腿。
抿了一口酒,冰凉醇厚的小麦香气在口中漫开,脑中无意间闪过那个智障网剧的片段,那个女主好像也是这样,在月光下喝着酒,然后…然后怎么着来着?
“啧”酒吞甩了甩自己昏的发涨的脑袋,决定不想这个脑残问题,跳下高台,往家走去。
一路上酒吞还是在想这个剧情的后续,

以至于信号灯变成红色都没有发觉,

直到酒吞的身体在刹车声和灯光中触到地面时,他才想起了那个后续————

女主在回家的路上被自己的失散多年的竹马开车撞进了医院。

“妈的,本大爷…又不是……女人…”

这是酒吞在失去意识前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


【啊,竹马吗…
说起来自己还真有一个,
那个小时候天天追在自己屁股后面天天“挚友,挚友”地叫着的白毛团子…
好像在小升初的时候去A国了,之后就没了音讯。
记得自己那时候哭的一塌糊涂。

但可笑的是现在居然连对方的名字都快记不起来了。

好像是叫茨木来着。

“挚…友…挚友,挚友醒醒…”

啧,居然幻听了。】


用力掀开沉重的眼皮,看见的并非是自家灰色的天花板,而是刺眼的白,使得刚刚睁开眼睛的酒吞有些无法适应,嗯,直白点说就是懵逼了。

酒吞用了三秒回想起了自己昨晚做的傻逼事。

想要起身,却被疼痛打断,
全身都疼的不行…尤其是腿,可能是骨折了。

“啊呀,病人您终于醒了!”惊喜的声音,从门外传来。
“嗯。”
“那您的家属也能放心了,自从你住院的那天起,他可是寸步不离呢。”
“嗯,嗯?”不对啊,自己明明是孤儿哪来的家属。
“就是您旁边这位啊…啊呀,您也醒啦,病人已经恢复意识了,您也能放下心了。”
“嗯,太好了!”略微沙哑却兴奋的男声,从身旁传来“你终于醒了,挚友!”

酒吞虎躯一震,僵硬的转过头,看向声音的主人——一个有着一头白色卷毛的男人,嘴角上扬着,金色的眼睛里满是笑意。

看来没错了,是自己的竹马,

嗯,竹马都出现了,那…

“那天晚上,是你开车撞的我吧。”
“不愧是我的挚友,果然料事如神,我竟是连你的一根汗毛都…”
“行了你不要说了。”

嗯,是他撞的。

哇,那我就是女主咯。

拿块豆腐撞死算了,酒吞想。

2017-08-08 7 58
评论(7)
热度(58)
© 药枯浆/Powered by LOFTER